新闻中心

湖贝旧改将建岭南文化风情街

来源:
打印 关闭

破旧的湖贝旧村淹没在繁华的都市里极不协调
500多年历史的怀月张公祠几近荒废
湖贝旧村狭窄的巷道里横七竖八挂满衣服
92岁的老人坐在怀月张公祠门口看着门外日新月异的城市

  文/欧阳四平 图/王磊

  前言:拆迁是不是一定会毁掉当地的传统文化?深圳两会期间,人大代表担心湖贝旧村改造(以下简称“湖贝旧改”)过程中的拆迁会毁掉湖贝南坊岭南古村落文化。记者昨日探访发现,湖贝旧村南坊片区危房遍布,破败不堪。怀月张公祠堂经历文革中的破坏,已经衰败几近荒废,远远不能满足其作为张氏祠堂的正常使用需求。民调也显示,湖贝主流民意盼望尽快推动旧改。

  近日,湖贝实业股份公司已向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提出了将怀月张公祠堂进行异地重建的报告。而开发商华润置地表示,旧改拆迁并不一定会破坏文化,公司在旧改过程中将充分尊重湖贝居民的意见。在改造片区投入一定的面积建一组岭南文化风情街,尽最大努力保留和传承当地的岭南文化。

  A

  湖贝旧改困难重重

  20年后终于等来了曙光

  湖贝旧村改造计划始自1992年,但20年来,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落实。期间罗湖区历届政府都想促成此事,也有多家开发商前来商谈,但湖贝人望穿秋水的旧改最后都没有结果。

  对众多开发商来说,地处罗湖中心地带的湖贝村是块肥肉,但更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首先是湖贝旧改项目的规模很大,该项目总用地面积约40万平方米,规划建筑面积约198万平方米,需拆除旧建筑物面积约80万平方米,涉及87块宗地。一般开发商难以承受长达10年之久的项目建设期和总投资超过300亿元的资金压力。

  其次,整个湖贝旧改片区有业主4000多户,加之分拆之后和出租后的二房东,商铺租户,需要商谈拆迁的业主代表可能会超过8000家,谈判的工作量巨大。湖贝紧邻东门商业区,里面已经有比较成熟的商业市场,业主们普遍对该片区旧改后的商业期望值很高,这无疑增加了拆迁补偿谈判的难度。

  再次,湖贝片区内有一些区属企业、派出所、变电站等企业和政府职能部门,旧改时易地重建或安置,需要政府部门的强力协调。

  种种原因让众多开发商望而却步,这个项目停滞了20年。2012年,华润置地强势介入,湖贝旧改真正提到日程上来。

  2012年9月23日,在湖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度第一次股东会议暨湖贝旧村城市更新意愿表决大会上,1000多名湖贝股份公司股民签字表决改造意愿。结果超过97%以上的股民在会上举手同意并签字,确定由华润置地作为开发主体,对湖贝旧村进行城市更新改造。

  记者了解到,目前各项旧改前期准备工作正在有序进行。

  B

  推倒重建和保留传统文化不冲突

  华润将把湖贝旧改做成文化项目

  记者了解到,湖贝旧改项目的前景和带给深圳的“好处”非常诱人,华润置地负责人介绍,整个项目完成后,将为深圳增添60万平方米的写字楼,50万平方米的零售商业铺位。华润置地负责人介绍说,这个产业项目每年将为深圳带来18-22亿元的财政收入,5万个就业岗位。

  湖贝旧改的模式和南山区大冲旧改一样,整体推倒重建(极少建筑除外)。面对即将面临拆除的湖贝旧村,今年深圳“两会”期间,张欣洲等9名人大代表提出整体保留湖贝村旧村古民居的建议,“如果古民居被推土机推掉,可能是深圳文化历史上的重大损失。”

  人大代表们认为,罗湖张姓家族自明代至今600多年在此开基发展,湖贝旧村南坊为深圳最早的原居民村落,是深圳的源头,其政治上的地标性与特殊历史文化价值,是南头古城、龙岗大鹏古城等古迹无法相比的。如果修复和保存湖贝旧村南坊,深圳就有最直观古老的发源地标本。

  对此,湖贝股份公司的董事长张齐心告诉记者,湖贝旧村的清代民居群分布在东坊、西坊、南坊。东西坊的民居基本已被村民拆完,如今只剩南坊的古民居保存相对完整。人大代表们所说的南坊片区的确是岭南建筑群,但因为年代久远和和人为破坏,已经破败不堪,并且危房遍布,安全隐患极大,岭南文化特色已经不是很明显,也谈不上规模。再说,这片破败的岭南建筑群也不是什么文化保护单位,到底有多大的文化保护价值也不好去衡量。

  拆迁是不是一定会破坏这个片区的岭南文化特色呢?事实上如果有心保存,方法还是很多的。负责运作湖贝旧改项目的华润置地(深圳)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赵荣介绍说,南坊片区推倒重建并不意味着片区岭南文化的破坏消失,完全可以重现。他告诉记者,华润会充分尊重原居民和社会各界的意见,在旧改的规划中,将会拿出相当大的面积来建设一组岭南建筑群,南坊片区的怀月张公祠也会根据原居民的意愿异地重建。

  罗湖是深圳商业文化的发源地,东门湖贝是罗湖的商业中心地带,商业文化浓厚。赵总介绍说,华润将会把湖贝旧改做成一个有文化的项目,将这个地块的传统岭南文化和新生的商业文化有机融合在一起,用商业文化激发本土文化。

  C

  保留并不是保护南坊的最佳选择

  也不是原居民的真实意愿表达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湖贝旧村临近湖贝路的南坊片区,这里的建筑几乎都是一层平房,和周边现代感十足的高楼大厦落差极大。走进低矮潮湿的南坊巷道,仿若时光隔世。这些房屋因为年代久远,已经破败不堪。而且危房越来越多。资料统计,南坊500多栋房子,被评定为D级危房的有50多栋,根本不能住人。

  张齐心告诉记者,南坊片区的原村民只有1户,其余的于全部搬走,房子全部用来出租给在附近做生意的人。

  记者发现,经过时光的洗刷,这片岭南建筑群的岭南特色已经不是很明显了,个别特色门牌和屋檐的雕刻才能让人想起岭南印记。

  记者还发现,南坊片区的巷道非常狭窄,消防车根本开不进去。垃圾遍地,卫生只能用脏乱差三字形容。张齐心告诉记者,南坊片区的房子破旧,消防问题尤其突出,早些年曾发生两起因火灾导致租户死亡的事故。两起事故也让业主在出租房屋的同时非常担心,怕承担责任事故,但因为政策限制,重建和改建的路子基本被堵死,深圳遍地开花的城中村违建在这个片区是零。这也让业主们通过旧改改变现状的心情变得格外迫切。

  怀月张公祠地处湖贝旧村南坊的边缘。据记载,它是为了纪念湖贝村开基始祖张怀月所建。经过多次翻修重建,有历史记载的最后一次重建时间是清朝年间。再经过文革中的破坏,这所偏僻处的宗祠已经非常破败惨淡,屋檐上长着荒草,院墙多处开裂,原来刻在门牌上的宗祠文字在文革中被铲除殆尽。祠堂的殿堂中央供奉着四张祖宗画像,画像前的香火提醒来到这里的人这里还是个祠堂。而祠堂上的房梁被白蚁吞噬的痕迹明显,尽管经过治理,但祠堂还是变成了危房。

  张齐心还告诉记者,因为居住环境恶劣,眼下南坊片区的原居民最迫切的愿望是通过旧改改变现状,对于保存还相对完整的这片古民居,他还表示,不是村民不想保护,旧村整体环境的积重难返使得重建成为唯一可行的路径。

  D

  一晃10年20年 

  湖贝旧改不能再拖了

  罗湖区人大代表张齐心建议:“特事特办、方法全新”推动湖贝旧村片区改造项目尽快实施

  正在召开的罗湖区两会上,人大代表湖贝股份公司董事长张齐心建议,有关部门要本着“特事特办、方法全新”的开拓精神,推动湖贝旧村片区改造项目尽快实施。

  张齐心在建议中说,自罗湖区委、区政府与华润置地有限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湖贝旧村片区改造纳入区“十二五”建设项目后。湖贝股份公司与华润一直都在做旧改前的各项工作,协商旧改将涉及的集体和村民物业拆迁赔偿问题,并做了宣传发动、物业产权登记、丈量、核实面积以及组织村民到大冲、万象城参观华润公司改造成功的项目等大量的前期工作。

  张齐心介绍说,为了尽快推动旧改,湖贝股份公司还制订了分五步走的具体细致的《湖贝旧村城市更新基本流程》。

  2012年9月23日,湖贝股份公司召开全体股东大会,表决通过对湖贝旧村进行改造,表决同意由华润公司作为更新主体实施改造。结果是有97%的股东投赞成票,这97%代表了湖贝民意的主流、凝聚了旧村片区改造的强烈愿望、正能量、意志和决心。

  每个旧改项目都面临着巨大的困难,湖贝旧改也是一样。张齐心介绍,该项目由于容积量大,贯穿两条地铁线,一万个车位,关系到政府物业、村集体物业、个人物业、商业赔偿等,需投资300个亿。到现在为止,市政府仍然无办法立项。

  张齐心在建议中表示,湖贝旧村片区改造的初衷是依据该片区位于东门商业圈的环境优势,把它改造成集购物、旅游、娱乐、商住等为一体的罗湖消费中心。并且从上世纪1992年提出改造至今21年,从2003年罗湖区四届人大一次会议提案改造至今10年,在《罗湖区国民经济和社会第十一个五年总体规划》(2006—2010年)再次提出“进行湖贝旧村改造,促进东门商圈发展”,而今,“十一五”已经过去,“十二五”已进入第三个年头。时光一再任流逝,机遇一再靠等待,“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句当年特区开创者的口号,难道在跨越了30多年时空后销声匿迹了吗?为此,特建议要求政府抓紧落实湖贝旧村片区的立项工作,以特事特办、方法全新的开拓精神,推动湖贝旧村片区改造项目尽快实施。